?

香椿的哲學

祁云枝發表于2018年12月09日20:06:58,分類:名家美文

香椿是一種獨特的植物,喜歡和不喜歡香椿的理由,皆與它那獨特的氣味有關。 在喜歡的人眼里,香椿的味道是清香,是醇香,是“香風驚艷,簇簇嫩、枝頭燦爛”,直呼香椿為香芽兒,涼拌熱炒來者不拒,整個一副饕餮的嘴臉。不喜歡的人呢,大概連它的味道想都不要想。有人曾發過這樣的微博:香椿對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大怨恨,居然散發出這么鬼畜催嘔的氣息? 我女兒就不喜歡吃香椿,她說香椿炒雞蛋里有股臭屁蟲的味兒,她說這句話時的動作和表情,讓作為香椿粉絲的我,瞬間失去了對香椿的狂熱。 ……閱讀全文

愛恨魚腥草

張叔勇發表于2018年11月26日20:10:47,分類:名家美文

周末在菜場買菜,偶然見到一家攤位有賣魚腥草的,頗覺驚喜,想想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吃過魚腥草了。但我終究還是沒有買,因為我家小孩對于茼蒿、香菜之類味道有些奇特的蔬菜有些抗拒,再說了,李時珍不是說“小兒食之,三歲不行”么,既然有此一說,我也并非是特別好這一口,那么還是謹慎點別自找麻煩為好。 在我國西南一帶,喜愛吃魚腥草的人可是不少,云貴一帶尤其喜愛稱之為“折耳根”的魚腥草的根。但是本地食用魚腥草在我記憶中并無此習俗。小時候在地處鄂西北的沮和邊長大,記憶中的魚腥草都是和草藥有關的。 記得在七十年代末,當地山鄉開始有陸續腦膜炎病例出現,而且傳……閱讀全文

莫道構樹無材木

付雷發表于2018年10月14日14:18:50,分類:名家美文

在金華的很多地方,不管是城里還是鄉下,到處都可以看到構樹。一到秋天,構樹紅色的果子掛滿枝頭,卻鮮有人取食,樹下散落著這些果子,有的已經被踩扁了。 構樹屬于雙子葉植物中的蕁麻目??乒故魘?,是一種落葉喬木。它的樹皮是灰色的,樹干可以長到10米以上,未加修剪的枝杈長得有些凌亂,看上去樹形并不算美觀。構樹的葉片正面有毛,摸上去比較粗糙,背面密布更多絨毛,摸上去反而是軟綿綿的。構樹的葉形多樣,即便是同一株,葉子的形狀也有差別,有的是卵圓形的沒有開裂,有的葉子卻有三個或五個開裂,倘若只是看落葉,興許有人會認為這些不同的葉子是來自不同的樹種呢。 ……閱讀全文

大蒜的防御戰術

祁云枝發表于2018年08月29日19:58:45,分類:名家美文

“姊妹七八個,圍著柱子坐。大家一分手,衣服就撕破?!? 記得小時候不等我念完謎語,嘴快的小伙伴就搶先說出了謎底。 蒜,這個擁有著獨特外形和深刻內涵的百合科植物,它的身影一直活躍在餐桌上和人們的生活中,用味蕾乃至身心,愉悅我們——那辛辣的滋味讓人欲罷不能,一些涼拌菜缺了它好像沒了靈魂;它用大蒜素為人體筑起的?;て琳?,使細菌望而卻步;從蒜頭、蒜苗到蒜薹,全身上下,于人類而言無一處多余?;褂?,那個成熟后生長緊密的大蒜頭,多像團結一心的一大家人…… ……閱讀全文

芭蕉葉葉為多情

付雷發表于2018年08月03日17:45:17,分類:名家美文

學校生活區的芭蕉樹正在旺盛生長,兩米多高的植株擎著巨大的綠葉,真是好大的“傘”??! 這“芭蕉樹”的稱呼其實是不夠準確的,因為芭蕉并非木本植物,而是多年生草本植物,屬于被子植物中單子葉植物綱芭蕉目芭蕉科芭蕉屬,跟香蕉同屬不同種。芭蕉的植株很高,長到三四米也不在話下。芭蕉葉非常大,長兩三米,寬二三十公分,就像一個大扇子。你肯定還記得,《西游記》中撲滅火焰山大火的扇……閱讀全文

夏至說夏枯草

張叔勇發表于2018年06月30日21:05:14,分類:名家美文

今年的6月21日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夏至?!跋鬧林?,名曰黃梅雨”,一切都按照二十四節氣所說的節奏來。小區中有些栽培的應季花卉開得正好,諸如美人蕉、千屈菜等,不過我還是有些懷念那些山野中的野花野草,這個時節,益母草、夏至草、夏枯草應該也到了該采收的時候了。 夏枯草應該是上述幾種植物中與我們生活關系最密切的一種植物了,這主要歸功于市面上熱銷的一種消暑涼茶——王老吉,主要配方中就含有夏枯草。但是在野外自然生長的夏枯草長什么樣,知道的人就不多了。 ……閱讀全文

蠶吃桑葉我吃葚

付雷發表于2018年06月23日21:24:51,分類:名家美文

5月中旬,我在新疆出差。賓館所在的院子里有一株高大的桑樹,綴滿了白嫩的“小毛毛蟲”,原來這就是白色的桑葚子??! 桑葚是桑樹的果實。桑樹屬于雙子葉植物中的蕁麻目???,既有灌木,也有高達十余米的喬木。葉子很大,長卵形,是蠶的食物。桑樹是雌雄異株的,也就是有的桑樹只開雄花,有的桑樹只開雌花,桑樹的花屬于柔荑花序,是由一串單性花形成的麥穗一樣的花序。這花并不起眼,果實卻很有名,也就是可以吃的桑葚。 ……閱讀全文

平凡的馬齒莧 因何不凡

付雷發表于2018年06月08日22:02:36,分類:名家美文

夏天一到,五顏六色的鮮花似乎比春天少了一些,但草木的生長卻愈發旺盛了。尤其是那些雜草,叫出名字的,叫不出名字的,攢足了勁兒生長。要知道,它們中的很多種類都只有一年的壽命,似乎只有抓緊時間生長才是最值得的。就在這些雜草當中,有一種鋪散在地面上、暗紅色小莖的植物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——這不是小時候常見的馬齒莧嗎! ……閱讀全文

母親的毛豆

馮大誠發表于2018年05月24日23:07:05,分類:名家美文

毛豆就是新鮮而未成熟的黃豆,作為蔬菜食用。過去是夏天上市的,現在是幾乎一年到頭都可以買到了,不過大量的上市還是在夏天。 幾十年前,南方人吃毛豆多,華北、東北雖然產大豆比南方多,但是,卻很少把毛豆作為蔬菜。他們不舍得把未成熟的大豆摘下來當菜吃,認為這是浪費、暴殄天物。這與他們對青苞米(玉米)的態度很有些相似,他們只在最后“拔園”的時候,把未成熟作物拿來煮著吃。這其……閱讀全文

山楂花開香四月

張叔勇發表于2018年05月05日23:30:57,分類:名家美文

我的童年時代是在鄂西北沮河邊的一個小山村度過的。那時候,母親在一所山村小學教書,所以常常和當地農家孩子一起去山里采摘野果解饞。多年過去了,當地很多野生水果的俗名還能說出不少:羊不奶(胡頹子)、地畔果(地菍)、八月炸(三葉木通),當然,也少不了野生的山楂。 當地野生山楂都只是灌木,長得并不高大,因為野生的關系,很難碰到品相完美的果實,完全成熟、味道甜美的就更難得一見了,加上核大肉少,確可謂“秋果楂梨澀”,小伙伴們并不熱衷于集體出去采摘這種野生的山楂。所以我偶爾獨自外出也有運氣爆棚的時候,可以采集一小盆,帶回家和父母一起享用。想想真是美好的記憶。 ……閱讀全文